腾讯麻将哪里进好友房|腾讯麻将没有好友房

新時代電視文藝創作的中國特色探析

創新探索中央電視臺 2018年11月12日 14:15 A-A+ 二維碼
掃一掃 手機閱讀

  近年來,廣電總局多次出臺相關政策,鼓勵全國的電視節目加強對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挖掘和闡釋,引導具有中國特色文化基因的原創節目模式創新。在此背景下,一批具有中國特色文化基因的原創節目涌現出來,實現了收視與口碑的雙豐收。在新時代新發展的語境下,電視文藝創作如何建立“小成本、大情懷、正能量”的自主創新模式,如何堅持發掘中國特色的優勢文化基因,以及面向世界傳播中華傳統文化的魅力,需要從業人員從學術與實踐相結合的角度,予以高度關注。

  一、電視文藝創作的新時代特性

  傳統的電視文藝具有多樣性、參與互動性、時尚性、儀式性等多種表達樣態及文化內涵,在探討新時代的電視文藝創作之時,要先從技術功能以及藝術功能層面明確電視文藝創作所應承擔的內涵及外延。

  從技術功能層面來看,電視文藝創作具備遠距離傳送功能,這主要是從電視媒介的時空覆蓋層面而言,也就是說,電視能夠不受具體地域、具體環境的限制,遠距離、同步地傳播信息;同時,電視文藝還具備現場實況轉播功能,電視媒介具有以視聽形象同步動態傳送報道現實生活中正在發生的事件實況的轉播功能,這也是電視文藝能夠最大限度地吸引大眾關注的重要功能。比如,央視“春晚”之所以能夠成為中華民族的“年夜飯”,根本上的技術基礎就在于電視能夠使晚會的現場節目同步、動態、實況地傳播到全中國乃至全世界華人面前,人們不但能被動地接受觀看,而且可以通過電話、電報、傳真以及發送電子郵件等方式直接參與到現場的節目中去,從而使“春晚”成為全民族參加的聯歡活動。電視文藝創作還具備日常伴隨功能,看電視成為人們的一項日常行為,這種潛移默化、無處不在、無時不有的日常滲透功能,顯然大大削弱了以往傳統文化精英們的權威身份與話語中心地位。再者,電視文藝創作涵蓋了包羅萬象的雜糅功能,從電視傳播的內容角度講,它囊括了新聞報道、生活知識、教育課程、經濟分析、消費信息、節日慶典、體育競技活動、音樂歌舞、小品戲劇、電影、電視劇等各種各樣的人類文化生活層面。而從傳播手段和藝術形式角度講,電視媒介語言更是豐富多彩的。

  從藝術功能層面來看,電視文藝創作具備以下幾個功能:其一,娛樂功能。電視文藝所提供的娛樂是一種具有審美性質的娛樂。談到“娛樂性”,我國傳統文藝理論往往把它與審美對立起來,認為它擺不上臺面。其實,游戲、娛樂是人追求自由的一種表現,當代中國的電視文藝節目正愈來愈多地認識到娛樂性作為自身基本功能的積極意義。其二,教化功能。電視文藝雖然不直接傳授某種實用知識或生產技能,但優秀的電視文藝節目在完善人的倫理道德修養、培養人的美好情感、健全人的積極向上的人生態度上卻有著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其三,認識功能。電視文藝節目同時還具有某種認識功能,這主要是指電視文藝作為源于人類生活、人類歷史的藝術產品,必然反映和打上了某一時代、某個社會、某種民族文化的烙印。因而從對藝術品的欣賞和解讀中,人們能夠或多或少地獲得某種歷史文化知識,了解某些風土人情和時代精神。

  因此,新時代的電視文藝反映出與時代緊密相連、代表社會審美趣味、影響大眾世俗生活與精神世界、凝結主創們文化內涵及社會責任的重要媒介屬性。

  二、電視文藝創作的新時代使命

  拉扎斯菲爾德認為,現代大眾傳播具有明顯的負面功能,將現代人淹沒在表層信息和通俗娛樂的滔滔洪水中,人們每天在接觸媒介上花費大量的時間和精力,降低了積極參與社會實踐的熱情。他把這種現象稱為大眾傳播的“麻醉作用”。尼爾·波茲曼在《娛樂至死》中曾指出,當文化成為一種滑稽戲時,就會導致文化精神的枯萎。我們在追求電視文藝節目多元化發展的同時,也需要時刻警惕低俗化、泛娛樂化對于節目的消解。

  部分電視文藝節目中,文化的認知、審美、教育作用沒有充分發揮,而娛樂卻被過分強調和放大。赫胥黎在20世紀30年代提出這樣的預言——我們將毀于我們所熱愛的東西。

  新時代電視文藝創作應當保持文化的品質,通過不同的節目形態,嫁接歷史記憶、人性關懷、人物命運、健身健康、常識教育、職業體驗等,為其注入更深遠的精神內涵和社會意義。

  央視《經典詠流傳》在創作時就找到了兩把鑰匙,即時代性與時尚性,希望觀眾能夠在聆聽經典的過程中提升文化自信。所謂時代性,是選擇的詩詞普遍觀照當下中國社會;時尚性則是讓古典詩詞插上音樂的翅膀。節目的成功之處在于,給世界傳統文化的傳播難題找到了中國特色的解決途徑,在潮流時尚與傳統文化之間形成了一種交融互通的全新的創作機制。

  文化資源取之不盡、用之不竭,將其嫁接到電視節目中,不僅有助于開發出適合本土的原創模式,也能有力地促進優秀文化的傳播,形成中國特色、中國風格、中國氣派,這也是新時代電視文藝創作的使命所在。

  比如四川衛視的《咱們穿越吧》,以真人秀的方式為觀眾打開源遠流長的中國歷史,兼具歷史教育性與趣味性,讓枯燥的歷史煥發出豐富的質感。北京衛視推出的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節目《傳承者》,為受人敬仰的“傳承者”設置一席之地,凸顯傳統文化的厚重和地位。由此可見,文化資源的多樣性為電視節目制作提供了源泉,借助真人秀的方式,文化也做到了喜聞樂見的傳播。再比如央視《叮咯嚨咚嗆》,讓中韓嘉賓學習京劇、川劇、越劇等中國傳統藝術曲目,最后在梅蘭芳大劇院以競技的方式檢驗嘉賓的學習成果,不僅讓更多的國人深入了解中國傳統文化,也有利于將中國文化在異國發揚光大。

  基于此,新時代的電視文藝創作要成為主流輿論的引領者,遵循媒體發展規律,為新時代新征程營造良好的輿論氛圍;創作者們不僅要堅持做先進文化的積極傳播者,加快推動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創造性和創新性發展,加大力氣挖掘社會主義先進文化,還要努力成為中國故事的生動講述者,努力讓中國故事成為國際輿論關注的話題;所有的創作者及管理者都要始終做融合傳播的深入實踐者,將新媒體的有益理念和傳播優勢融入廣播電視發展之中,強化立體化精準化精細化傳播,打造具有影響力、競爭力的新型主流智慧融媒體。

  三、電視文藝創作要講好新時代的中國故事

  2013年8月,習近平總書記在全國宣傳思想工作會議上明確提出“講好中國故事,傳播好中國聲音”,這給新時代的電視文藝創作提出了新要求。

  首先,新時代電視文藝創作要堅持對時代的現實關注。廣電總局著力引導調控真人秀節目,就是要讓一些收視率很高但價值觀有偏離的節目轉型升級,鼓勵傳播友善、互助、勵志的向上向善正能量。在各省衛視綜藝節目扎堆的周五晚間黃金時段9:00檔,東南衛視反其道而行之,于2016年11月4日推出政論節目《中國正在說》,聚焦中國崛起、“一帶一路”、文化自信、長征等議題,既突出宏闊主題又注重接好地氣;既是對中國道路、中國制度、中國模式的深度探討,也與每個中國人息息相關。該節目創造性地集納發揮網絡TED演講、傳統電視講壇和新型真人秀等各類傳播形態之所長,既保持了政論節目的嚴肅性,又能吸引年輕觀眾的注意力。又比如央視《謝天謝地你來啦》《喜樂街》《家庭幽默大賽》等綜藝節目,均由源于生活、高于生活的創作元素構成,節目形態所蘊含的時代關聯成為央視綜合頻道最為人看重的核心要素。關注現實還體現為體察時代背景下人們的心靈需求,比如節目《客從何處來》,以紀實真人秀的方式回答了深藏于我們內心的三個問題:我是誰、從哪里來、到哪里去。

  其次,新時代電視文藝創作要堅持真實與真誠。第一,賦予電視文藝創作真實的故事情境。韓國制作人開發出《爸爸!我們去哪兒?》,是因為他們發現在韓國社會中,爸爸上班、媽媽不上班是普遍現象,孩子會天真地問:“爸爸去哪兒了?”這里面不只是星爸與星娃的諧趣關系,更是社會情境的現實縮影。北京衛視醫療紀實節目《生命緣》堅持做有意義、有價值的節目,在處理社會關系、思考生死價值、傳播醫療健康知識等方面都起到積極示范作用。第二,賦予電視文藝創作真誠的故事情感。浙江衛視《中國新歌聲》盲選階段,參賽選手帕爾哈提在回答“你有什么夢想”時說:“我沒有夢想,我做好該做的,夢想自然會來。”這一有反常規的回答體現了最真實的他,也是最質樸的“中國夢”故事的呈現。直到今天,這位音樂人依然保持著“做好該做的”初心,保持著節目呈現與生活呈現、藝術呈現的高度統一。《等著我》是一檔在央視綜合頻道播出的全媒體公益尋人服務類節目,在傳統訪談節目和真人秀節目的融合中取得了良好的情感傳播效果。

  再次,新時代文藝創作要扎根人民,去“明星化”,強調“素人化”。習近平總書記指出,文藝創作方法有一百條、一千條,但最根本、最關鍵、最牢靠的辦法是扎根人民、扎根生活。比如央視《等著我》以素人為主體的真人秀節目,求助者和被尋找的人都是普通人。東方衛視《歡樂喜劇人》通過喜劇人物及幽默的語言,展現了當今社會比較尖銳的社會問題,如反腐、打拐、碰瓷,也展現了時代變遷中普通小人物家庭事業面臨的變化及心路歷程。

  最后,新時代文藝創作要植根中華優秀傳統文化不動搖。英國廣播公司BBC拍攝的一部紀錄片《中國春節:全球最大的盛會》在網上和央視播出后引起轟動,有媒體報道說,這是迄今為止國外媒體對中國春節文化規模最大、最深入的一次記錄,講述了發生在中國廣袤土地上的春節故事和豐富多彩的春節習俗。從央視播出的《中國漢字聽寫大會》到《中國成語大會》,圍繞漢字制作的節目正在成系列推進。新時代文藝創作要想取得長足發展,就必須深深植根于中華優秀傳統文化,這既是高尚的藝術理想,也是時代的歷史擔當。

  四、電視文藝創作要不斷開拓中國特色的新模式

  電視文藝創作的中國模式,是以電視文藝理念創新為先導、以電視產業變革為動力構建的一套具有本土化、原創性、規范性,能夠彰顯中國特色的電視架構體系。打造電視文藝創作的中國模式,需要從以下幾個方面展開。

  首先,深化原創性。為進一步繁榮我國電視文化,加強電視節目自主創新,廣電總局發布了《關于大力推動廣播電視節目自主創新工作的通知》,從國家戰略層面對引進模式做出了規定和限制,也從另一個側面反映出國家在頂層設計方面對原創節目的鼓勵與支持。

  其次,堅持貼近性。貼近實際、貼近生活、貼近群眾,創作與人民同步、與時代同行的電視節目。第一,內容的貼近性。央視播出的《等著我》是對生活中“找人”形態的真實還原,贏得了較好的口碑;河南衛視的《漢字英雄》利用漢字資源,東方衛視則利用喜劇資源相繼開發出《笑傲江湖》《歡樂喜劇人》兩檔喜劇類欄目,均取得不俗的效果。第二,表達的貼近性。其一是符合中國觀眾審美的語言表達,比如一些選秀節目中的毒舌評委難以讓中國觀眾接受,《中國新歌聲》的評委或者導師就是以欣賞、贊賞的語氣評價歌手,深受觀眾歡迎;其二是符合中國觀眾接受心理的形象表達,岳云鵬在《了不起的挑戰》中所表現出來的“倒霉蛋”形象讓觀眾感覺他更像鄰家大哥,鹿晗在《我去上學啦》中表現出“鹿不羈”形象,觀眾也感覺真實可信。第三,文化的貼近性。《中國詩詞大會》《中國漢字聽寫大會》《中國成語大會》《中國謎語大會》《朗讀者》《見字如面》為本土的傳統文化原創節目做出了良好示范。《中國詩詞大會》采用“以一敵百”和“擊敗體”的內循環競賽機制,不僅體現了題目難度,更增加了賽事的戲劇性,讓水平高的選手有返場機會,大大提升了節目的吸引力和期待度。

  再次,注重版權意識。新時代電視文藝要有版權概念,《非誠勿擾》《中國好聲音》等節目的版權之爭都是電視媒體版權問題的直接體現,最近幾年的IP熱對廣播影視行業提高版權意識、做好版權開發起到了積極的促進作用。一方面,國家應出臺相關文件對電視節目形式/模式版權的定義、內容做出明確規定,對復制比率、抄襲比率做出統一標準,確定違反版權所應承擔的責任;另一方面,國家應加大執法力度,在已有的關于電視節目形態/模式版權的法律框架內,對侵犯版權的行為進行嚴厲追查。

  最后,新時代電視文藝創作要不斷提升技術化水平。媒介融合背景下,電視節目模式可以借助互聯網技術、媒介融合手段以增強模式的新意。對于傳統電視媒體來說,通過與電商的合作,將節目內容與購買場景鏈接,是應對未來市場競爭、占據先機的不二選擇。比如《女神新裝》實現了即看即買的娛樂內容電商化模式,將內容直接、即時轉化成商業價值。

  中華優秀傳統文化是中華民族的精神命脈,是涵養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重要源泉,是我們在世界文化激蕩中站穩腳跟的堅實根基。新時代電視文藝創作要結合時代條件,傳承和弘揚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傳承和弘揚中華美學精神,“講仁愛、重民本、尊誠信、尚和合、求大同”,電視文藝創作要堅持主流文化、精英文化與大眾文化相互引導、相互依存、多元共生的格局,發揚電視文藝創作者的工匠精神,由“技”入“道”,讓新時代電視文藝創作真正進入品質化時代,堅守匠心,積極傳承與發揚中國特色,為歷史存正氣,為世人弘美德,為自身留清名。

  (作者為中國國際電視總公司副總裁  黃瑞剛)

返回首頁
分享到:
1 1 1
腾讯麻将哪里进好友房 重庆时时彩龙虎犯法吗 多多宝六肖三期必出一期 飞禽走兽怎么压能赢 赌3个色子猜单双技巧 老时时走势图 北京pk赛车app下载 百人炸金花怎么赢 五分时时彩是官方的吗 新疆时时三基本走势 飞艇计划软件下载免费